irislake

【黄喻】我和我哥和我哥老公(番外?)

婷立蓝阁懒癌晚期:

*算是番外?前文没看不影响阅读
*完完全全的意识流,轻喷!
*视角是文州妹妹,有私设,有ooc

1.
当年我还在上初中,我上高中的英俊潇洒一表人才,并且从不打游戏的哥哥,喻文州,一言不合就突然被某个兴起的游戏拐走了,而那个万恶的游戏,就是他所追逐着的——荣耀。

2.
放弃了学业,跑去青训营里打游戏,我都难以置信,更别说父母老师。

我本来想和其他人一起劝劝他的,可每次看到他打荣耀时认真的神情,眼里满是希冀和专注,我便哑口无言。

他认定的事,大概决不回头。

3.
后来暑假,我带着糕点去青训营找他,一进去就听见着吵嚷的声音,

“吊车尾!你再说一遍!”

那个帅气的金发少年,有点狂妄又炸毛喊着,少年的声音清亮有力,像外头的骄阳一般有活力。

如果不是他手正指着的人是我哥,我对他的第一印象肯定爆棚。

我哥没说什么,只是安安静静地打着游戏,我拿着糕点走到文州旁边,对着那个金发少年不屑的冷哼一声。

我哥终于舍得把目光从电脑屏幕上转过来,“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呀,顺便买了点吃的。”

那个金发少年似乎对我性别有所顾忌,对我的冷哼没说什么,倒是阴阳怪气地说起我哥来了,

“呦!喻文州,真想不到啊,竟然有女朋友了!看起来挺小的呀,不会吧?你竟然如此…”

“闭嘴,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他妹妹。思想下流行为放荡!”

“靠靠靠…你说什么!我……”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那天跟我吵了很久架的人,是当时青训营的佼佼者,后来赫赫有名的剑圣,也是未来和我哥走过风风雨雨的爱人——黄少天。

4.
所幸后来这样的争执发生没多少次了,我哥成了蓝雨的队长,而那个曾经嘲笑过他吊车尾的黄少天,也成了他最得力的帮手,最默契的搭档。

第四赛季,他出道了,还直接成了蓝雨的队长,我们一家都很开心和骄傲!

可开心之后便是担忧和焦虑,经过一两场比赛后,他的手速问题便公之于众。有人称赞他的战术,更多的却是讽刺他的手残。

各种对他不利的言论活跃在各种报纸,论坛,以至于连“喻文州滚出蓝雨都有”。

而每次记者百般刁难的新闻发布会,黄少天总是像赛场上的夜雨声烦一般,一次次挡在喻文州身前,给予他最坚定的支持。

“我相信蓝雨,相信蓝雨的每一位队员,都能够取得好成绩,至于你们相不相信我,那时你们的事。”

“不管怎样!我的队长是世界最好的队长!你们信不信是那你们的事!反正我信,我支持他!”

他们掷地有声,即使整个世界都喧闹着反对。

4.
我哥作为职业选手,我平常当然也要打打荣耀支持支持他,不过……技术就…嗯哼你们懂的。

第四赛季结束,夏休日到来,某天上午我正在安安静静打荣耀,我哥突然走过来,

“下午有没有什么安排?”

“嗯?没有啊,哥你有什么事嘛?”

“没事,看你整天宅在家里,下午不和朋友出去逛逛街看看电影么?”

“……有事直说”

“我下午带人来家里,你在可能不太好。”

“哇带谁来啊还要让我回避?嫂子呀?有什么好回避的,你们下午打算在家干什么……哇不会吧…?”

“嗯……不是,只是朋友。”

我满口答应下午出门,心里却想着“哦豁,天真”

5.
下午出了门的我在街上随便逛了几圈,又悄咪咪地折回家,想看看我哥到底搞什么猫腻。

我小心地拿了钥匙开门,进家门一看窗帘都拉了起来,客厅里暗暗的,我哥和黄少天正在客厅……

看恐怖电影……

听到动静他们转头看我,真是蜜汁尴尬。哦,黄少天搂着我哥的肩膀来着。

“黄少你好…”

“哦你好你好,好久不见,最近还好吗?要不要一起来看电影…还挺好看的这部电影。”

“不用了,我先回房了。”我迅速逃离尬聊现场,躲进房间。

仅一秒,跟据我的直觉,我怀疑他们两个肯定不是普通朋友,就算现在是,以后也不会是。

6.
趁着我哥接电话出去收快递,我拉着黄少天偷渡到我房间。

“黄少,帮我打个竞技场呗!我想集齐320积分!”

“320?这得从下午打到晚上吧……”黄少天看了眼我屏幕上惨不忍睹的积分,一脸拒绝。

“……你想不想看我哥小时候的照片啊?”

“小姐姐除了打积分没有其他要求了吧?话说你打积分是为了换装备吗?我直接去要套装备给你好不好?”

“好啊!好啊!”

后来本想打电话结果发现没有公会人员的号码的黄少天只好登陆夜雨声烦找会长要装备,顺带开后门把我拉进蓝溪阁的事,不细细说啦!

哦,以及黄少天拿到我哥小时候的照片后痴汉(我看来)地说“文州真可爱!”的事,也不细细说啦!

7.
直到晚上吃饭说,我哥问黄少天要不要留下来住一晚的时候,我才发觉今天爸妈去有事都不在家…

我现在更加确信他们两个之间有问题了。

8.
第六赛季,蓝色的雨点落满了整个世界,蓝雨夺冠了。

那个赛季,他们也终于在一起了。

9.
在荣耀这条路上,固然有掌声和成功,但也有各种困顿和磨砺,所幸的是,他从来不是一个人。

评论

热度(83)

  1. irislake婷立蓝阁懒癌晚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