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islake

[全职/喻黄]封缄 32

言氏九芝糖厂老板:

*前大半喻黄车,含蒙眼play和落地窗play

*后小半肖VS张(?),王肖/韩张明示

————————————————————

知道……什么? 

 

黄少天睁着眼睛,依稀从喻文州的眸子里看见了缭绕的雾气,飘浮在林间与湖面,但他很快反应过来,那是他自己眼中的泪。

没等他想清楚,雾就幻化成了光,湖上月生,林间日出,一片白茫茫的,所有都消失不见了。

他听见呼吸声,心跳声,夜莺唱着动听的歌谣,扑棱着翅膀从光中起飞。可很快,黑暗再度降临,什么都没有改变。

他抱着喻文州的脖子喘气,将脸深深埋在对方的肩窝处,掌心贴着剧烈搏动的颈动脉。

此刻,对方的性命就置于他一念之间,可他依然找寻不到任何依凭和心安。

这是一条悬崖上的独木桥,两颗心在桥上相遇,只有一人能活着走过。

喻文州低下头,轻柔地吻在他的眉心,视线却微微上抬,越过黄少天淡金色的头发,望向轿车离去的方向,稍稍眯起眸子。

 

作为这个国家暗中最强的力量,和议会打交道是必要的,必须的,也是极为麻烦的。

乔装成普通商人的张新杰松了松西装领带,和前台的侍者对了一个眼神,便取下金丝边的眼镜,揉了揉太阳穴,走到停在路边的车边,拉开把手,径自坐到了副驾驶位。

下一秒,悄无声息的,一把枪就从司机手上抬起,直直指向他的太阳穴。

张新杰神色冷峻,一动不动地坐着,余光中瞥见司机穿着件黑色的连帽风衣,一手搭着方向盘,一手握着枪,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是肖时钦。

两人都没有说话,打定主意在这个狭小的空间中对峙。空调开得很足,风正对着面门吹,甚至有些发冷。

过了片刻,肖时钦率先笑了一声,主动放下枪,利索地拆了弹夹:“没子弹。”

张新杰冷哼一声,不理会。

肖时钦转了一下车钥匙,丁零当啷地响:“你怎么一点都不惊讶?”

张新杰面无表情地回道:“下车。”

“凤凰让我来处理警局的事。”肖时钦自顾自道,“你也是为这个来的吧。找议员谈判?看起来很像你会做的。”

张新杰终于侧头看了他一眼,神色依然冰冰凉凉,窥探不出太多的情绪:“那你会怎么做?”

肖时钦轻笑道:“先查他到底是不是和银蛇有关?如果是,怎样都行。”

“你查你的,与我无关。”张新杰冷冷说,“下车。”

肖时钦耸了耸肩,将钥匙抛给他,突然道:“你不会想杀他吧?”

张新杰没有回答。

“这个随你好了。”肖时钦伸手把对着自己的空调出风口关闭,“凤凰跟我说,韩将军过几天要去绛城慰问退役军人,你也一起,顺道去调查Quetzalcoatl计划?”

“对。”张新杰推了下眼镜,“抢了你的任务。”

“那你可要小心,”肖时钦说,“这么远我们可来不及救你。”

张新杰神色一寒,冷声道:“多谢提醒。”

肖时钦侧头睨了他一眼,小声咕哝:“要不是杰希建议我跟你好好解释,我才不会过来让你甩脸色呢。”他沉默了一会儿,缓慢开口道,“近二十年前,凤凰和耶梦加得……Cage有Red,银蛇有Quetzalcoatl。”

他终于拉开车门,一只脚踏出去,回头在逆光中低声道:“小心孤儿院。”言罢,他“砰”地关上车门,扬长而去。

张新杰皱起眉,在原地静坐片刻,下车换到了驾驶座,将钥匙插进孔内一转,一踩油门,轰然启动。

评论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