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islake

【喻黄】黑道太子喻文州

桃花饼:

摸不完的鱼,有毒。

扯淡的一塌糊涂的一个梗,灵感来源喻总下药和介绍杀手,具体看→这篇的作者有话说,就懒得再贴一遍啦。



黑道太子喻文州



黄少天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对喻文州的家境毫不知情,父母亲属一概不知,偶尔旁敲侧击,喻文州也轻巧带过,没透露分毫,黄少天一直暗搓搓脑补喻文州有个比较悲惨的家庭背景,所以才如此讳莫如深。每每遇到队友们谈论父母的时候,黄少天立刻出声打断,怕触碰到喻文州的伤心事,过年还盛情邀请喻文州去他家过年。


最后,喻文州只好无奈地说:“我爸会生气的。”

第一次听到喻文州提到父母,黄少天立刻竖起耳朵:“你爸什么样的啊?和你很像吗?”

瞬间黄少天脑海里出现了一个温文尔雅中年版的喻文州。

喻文州摇摇头:“不太像。”想了想,又说,“他很厉害。”

咦!

能被喻文州说厉害的人,那得是有多厉害?

但黄少天还是拍着喻文州的肩膀说:“队长,你也很厉害啊!”

喻文州的视线顺着黄少天搭在他肩膀上的手移过去,皱了一下眉,然后笑了笑:“谢谢少天。”


真正发现秘密,是某天傍晚,黄少天吃饱了出门散步,拐着拐着自己也迷了路,正掏出手机准备搜下地图,看见偏僻处停了两辆一看就价值不菲的黑色轿车,车上下来几个西装革履看着就不好惹的人,其中还有几个戴着墨镜,再然后他看到了喻文州的背影。


黄少天第一反应是绑票勒索。

我靠!

黄少天想他得救喻文州啊,但这他妈怎么救啊!

他刚想拨打个110,只见对方似乎也同时发现了他,几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他,黄少天脑袋上的汗都流下来了。不知道哪里冲过来人夺走他的手机,另一个人立刻反剪住他的手臂。

此时,喻文州也已经转过头来。


诧异只停顿了零点一秒不到,喻文州立刻皱着眉说:“放开他。”

喻文州的声音不大,但是和他平时说话的口气截然不同,冷酷的命令式,黄少天瞬间便被松开了,踉跄了一步,差点没站稳,手机也被塞回了他手里。

喻文州:“你们先回去吧,这里交给我。”

刚才还冷酷宛若黑客帝国的黑衣人们立刻乖顺地低头道:“是,少爷。”然后光速上车,刺溜一声消失在夕阳天际边。


黄少天还没能回过神,喻文州走过来,柔声握住黄少天的手,问:“弄疼你了吗?”

仿佛又变回了平日里那个好脾气的蓝雨队长。

黄少天哆嗦了一下:“没……没……”

喻文州叹了口气:“少天,你是不是很怕我?”

黄少天:“没……”

“你的手都在抖。”

“有……有……有吗……”

“声音也在抖。”

“……”

喻文州又叹了口气:“晚上回去,我慢慢跟你说好不好?”


黄少天惊魂未定地回到房间里,大脑里的蘑菇云一片一片跟着爆炸。

哇靠!

我的队友是黑道大佬!

这听起来怎么这么像X点中文网的都市小说啊!

他立刻回忆起自己平日里有没有得罪过喻文州,训练营天天张口闭口吊车尾的黑历史瞬间浮现在眼前……不,黄少天你要冷静,那都过去多久了,你现在不是这个画风,你现在是“我们队长的厉害你是知道的”这种风格,喻文州应该不会跟你算旧账的……目前看起来应该是这样的……

哇……

但黄少天仍然无法冷静下来。


直到喻文州敲了敲门,推门进来,黄少天还有点反应不过来。

喻文州朝他走过来,黄少天下意识地往后退,喻文州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忧伤:“我一直不想告诉你,就是怕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还是朋友吗?”

黄少天:“是……是啊。”

“那你为什么要离我这么远?”

“哦……哦。”

黄少天挪近了一点。

“再近一点。”

“哦……”

“再……”

黄少天:“再近你鼻梁都要戳到我脸上了!”

喻文州笑道:“我有三头六臂吗?长了八只眼睛吗?”

“都没啊……”

“那你到底在怕什么?”喻文州温声道:“出身也不是我能选的,虽然我家里从事的行业是有那么点乱,不过我自己并没有参与进去,家里人也没要求我长大非要做什么,总体来说成长轨迹也和你没有太大的差别吧。你看我们认识这么久,我有对你下过手吗?”


黄少天缓了缓,觉得喻文州说的也有道理,胆子大了,顿时心思又活络起来:“那个,你家真的是……?”

喻文州点点头。

“就那种,每天早上出门,会有两排马仔站在门口,说‘少爷早安’的那种?”

喻文州按着额头回答:“是的。”

“走哪都有保镖跟着,一言不合就爆头那种?”

喻文州:“一言不合就爆头一般情况下不至于,毕竟法治社会。”想了想,“也不排除特殊情况。”

“比如说……?”


喻文州犹豫了一下,没好意思说。

当初他非要打荣耀,顶着巨大压力进了蓝雨训练营,闹得一群人埋伏进来,喻文州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和其他人也都不敢太亲近。偏偏黄少天有事没事叫他吊车尾找麻烦,已经不记得多少次一排狙击枪正对着黄少天的脑袋,黄少天浑然未觉,喻文州悄悄摆摆手,让大家不要动。


小弟们纷纷觉得喻文州简直卧薪尝胆、忍辱负重,一个个对黄少天怨声载道。

喻文州自己倒觉得还好,他从小到大众星捧月着长大,基本没交过什么平等的朋友,黄少天是第一个对他这么不客气的人,让他觉得有点新奇。


而且弱肉强食嘛,他手速的确慢啊。

黄少天这个态度也没什么不对的。


黄少天朝着窗外探头探脑看了看:“那什么……现在不会也?”

喻文州咳嗽了两声:“我刚叫他们先撤了。”

黄少天:“所以说?之前还真的有啊!?妈蛋难怪每次我拍你肩膀的时候,都觉得后背一凉,我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的!”


黄少天越想越觉得后怕。

之前没想到的种种,都浮上脑海,他们蓝雨战队晚上闲得无聊聚到一起看枪战片的时候,喻文州就偶尔会评头论足地说:“那个位置射击,射不中的,弹道位置不对。”

或者:“现在黑道出门不这样了,长风衣带围巾,太中二了。”

黄少天觉得他在扯淡,但卖队长面子没说,他妈的居然是真的!


再往前追溯一点,当初他们还在训练营看比赛的时候,喻文州就神神忽忽的说过,要赢叶修,指望这种人犯错不太可能,估摸只能靠下药之类的场外招了。

黄少天还怂恿他,那你下去啊。

喻文州笑着说,太没有竞技精神了,也就想想。

妈呀,他原来是真的打算下药的吗!?


“那你到底为什么要来蓝雨俱乐部啊?”

喻文州笑了笑:“喜欢呀。”

噢漏,黑道太子喻文州爱上了打电竞。


后来黄少天还知道,蓝雨每周晚上比赛的时候,总会有一帮小弟准点上线看,给喻文州打call;八赛季轮回在蓝雨主场赢了冠军的时候,周泽楷差一点就没能走出场馆……黄少天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发生了颠覆,连带着看喻文州都充满了敬畏。


直到,某天黄少天被绑架了。

被人套了麻袋,关捆绑在某个废弃仓库里,这个听起来似乎只在电影里发生的场景真实发生在了他身上,黄少天差点都没反应过来。

然后他听见绑匪在电话里威胁喻文州一个人来仓库,不许带任何人手,不然马上就撕票。

对方显然很了解他,黄少天被塞着嘴,只能呜咽两声。


到了时间,仓库门被打开,外头果真只站了喻文州一个人。

他穿着队服,头发跑的有些凌乱,逆着光看起来,至少得有一米八。

然后黄少天人生中第一次看见喻文州动手,他觉得自己在看原声特效大片,以一敌十居然不是都市传说!

最后喻文州解开了捆着黄少天的绳子,声音非常无奈:“对不起……”

黄少天:“我没事!你没事吧?我们赶快走!”

喻文州:“没事,不急。”

黄少天急道:“迟则生变啊!!电影里都这么演的!”

喻文州眉头拧了拧,真的非常无奈:“滚过来,跟少天道歉。”


然后黄少天就看见,刚才那群被喻文州打趴的绑匪一个二个爬过来,声音震耳欲聋的对黄少天说:“对不起!”

黄少天:“???”

喻文州:“……他们也是为了我。”

“????????”

“搞一出英雄救美吧。”

“????????what???????”

“可能是因为……”喻文州又拧了拧眉毛,“我迟迟没对暗恋对象表白,所以想帮我一把。”

“暗恋对象?谁?”

喻文州突然转开了视线,若无其事地开口:“你啊。”耳朵根却红了。




fin.

小弟们要是喊“少夫人对不起”,黄少会更懵逼吧(闭嘴

评论

热度(3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