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islake

【双花】霜花[上]

_颜肆、:

※主线cp双花,含微量双鬼
※古风AU
※人物有ooc注意,非正派人物避雷
————————————————————
  ——霜晓乌啼徒然梦,花下露洗继华桐。
零壹  
  他要离开这里。
  
  张佳乐讨厌自己的家庭,光鲜奢侈,肮脏不堪,每一笔开销,每一段锦华,每一件物什,踏着数不清的悲戚与鲜血而来,带着纨绔与丑恶而去。
  
  他们脸上挂着市侩虚伪的笑,手里拿着琉璃翠玉的酒杯,碰撞在一起,张佳乐分明听见了梦破碎的声音。
  
  他见过了声嘶力竭的呐喊者被冰冷的世界抹去棱角,意气风发鲜衣怒马的少年走向所谓成长的虚无,他看到的只有肮脏。
  
  肮脏的官员打着清正廉洁的谥号干着不堪的事,为了荣华的生活对着最无辜而善良的人们施破压力;肮脏的统治者为了坐稳自己的位置,以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迫害正臣。
  
  这个世界,活的漂亮的只有龌龊,活的干净的只有苟且。
  
  他想走,他会走,他要走。
  
  他的五哥会笑着摸摸他的发,跟他说“小九要好好活着,干净又漂亮地活着。”
  
  那才是他童年里唯一的光。
  
  五哥先走了,我也要走了。他想。
  
  收拾好自己那点可怜的东西,一把短匕,一块五哥赠他的帕子,几件寻常衣物,再无其他。他犹豫了下,还是拿上几十两银子。
  
  翻窗离去。
  
  那么多孩子,在父母眼里都比他“懂事”,怎会少他一个。
  
  那年,张佳乐十八,只是比别人多尝了十几年的人生百态,仅此而已。
  
  他学会了笑,再也不是虚情假意的笑。
  
  只是他也只是年少,还有几丝被磨剩下的轻狂,十几个结伙的地痞看上他华贵的衣物,精致的匕首,最下流的方式来抢夺,他不懂得退让,最终只是被打了一顿。原以为只有在戏词里才会出现的情节发生了。
  
  高大的男人站在他身前,笑着问他“做我徒弟如何?”
  
  缺少柔软的脸上却又儿时只能在哥哥面庞见到的神色。
  
  他说,好,但我只跟你五年,以后,我的生死就靠自己,而不是天。
  
  男人笑了,走吧,跟我回去。
零贰
  张佳乐对于练武极有天赋,意气的少年身子软性子硬,暗器方面得天独厚。
  
  使用暗器的往往都是从事暗杀,但张佳乐不一样,他把暗器刷的如图百花盛放一样绚丽,他爱用刀,短刃,纤薄无比看似没有丝何杀气在他手里是最好的武器。
  
  那个男人叫李轩,以剑为武器,在江湖上出名的并不是李轩,而是逢山鬼泣这个名号,七年前曾与名为鬼刻的青年闯遍了江湖。
  
  张佳乐曾经问过他为何他们分开了,李轩笑笑,没说话。
  
  四年,张佳乐二十二,武艺可谓精湛无比,李轩看了,只是笑。
  
  过年那一天,李轩的脸上突然堆满了笑容,像个孩童一般忙前忙后,张佳乐知道,他等的人回来了。
  
  张佳乐想过鬼刻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只知道他叫吴羽策,长得很漂亮,他师父很喜欢
  
  张佳乐终于还是见到吴羽策了,有着卷的发垂到肩上,盘了起来。眼睛很出彩,沁着一股冰冷的气息,可在见到李轩时还是浸上了笑意。
  
  张佳乐一时有些发怔。
  
  吴羽策在这住了下来,他对张佳乐很好,教他制毒与医术,最后的一年里,他名义上的师父李轩倒是没教他多少,他们只是牵着手坐在床边笑着给张佳乐讲他们的故事和江湖上的事迹。
  
  后来吴羽策见到了张佳乐的短匕,竟怔住了,“原来在这,……怪不得呢”他笑着揽了揽李轩,“小乐啊……”
  
  后来他没听清,但后来,他得知它叫猎寻,再以后,吴羽策和李轩脸上好像就剩下了笑容。
  
  五年,张佳乐二十三,终是带上了猎寻和大包小包的刀刃离开了那里。
  
  次日,百花缭乱的名号响彻了江湖。
  
  原因很简单,相国被杀,死的张狂,鲜血在雪白的墙皮上留下一个壹,和一个绚丽的百花缭乱。

  有一就有二,三天一人,一月以内,九人惨死,从壹到玖九个张扬的大字,和更为张扬的百花缭乱,却只留于朝廷宠臣,人民眼中的恶霸家的墙上。
  
  再后来,朝廷上下被血洗一番,百花缭乱成了国家最大的罪人和英雄,悬赏被发布在国家的的大街小巷,却从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或平实的商店老板,妖媚的绝世舞姬,没有人见过他。
  
  平乐三十一年,八皇子孙哲平回国。
  
  “百花缭乱么?”
  
  次年,八皇子遇刺,是四皇子的人,此事过去的第二个月,落花狼藉横空出世,如同百花缭乱一般强硬的功夫令人望而生畏,无数江湖大盗死于其手。
  
  人们开始提及,开始议论,他们会不会相遇,他们谁更为强大。
  
  张佳乐也听闻此事,但并没有放在心上,直至那天。
  
  一片孤寂的荒野西部,张佳乐遇上了他。
  
  他们终究还是打了一架,刃尖撞在豪劲的重剑之上,梅花镖打破静的吓人的空气,打到最后,他们还是乏了。
  
  “喂,你技术看上去不错,要不要和我来个组合。”男人这么说,脸上是张佳乐很久没有在他人脸上见过的笑与柔和。
  
  张佳乐失神片刻,笑着说好,我叫张佳乐,那么,你以后就是我朋友了。
  
  “不是朋友,是亲人。”
  
  从那天起,那个叫孙哲平的男人,带着不容抗拒的的温柔,闯入张佳乐的生活。
  
  
  
  
  

评论

热度(15)

  1. irislake_颜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