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islake

子不言【古风】(7) 多cp

遊柒:

*依旧是ooc
*今天思路好乱,求轻喷
*所谓感情线就是寡煽情
*蠢推理,真蠢
*我脑袋似乎被吃掉了呜呃
*求评论求勾搭嘿嘿嘿

如果不嫌弃的话请↓

第四章
   “我说老叶,你近几日是怎么了,老是失魂落魄的?你案子不顺心?别客气,大家都是朋友,拿出来说道说道,我们也高兴高兴。还是你遇到了谁?哎哟你这段数,恐怕是别人遇到你才不顺心。你是怎么了,昨晚上碰着南粤匪首了,将你砍了一刀?哦,我知道了,你昨晚上找老韩了是吧?被老韩唾弃了,还是你俩打架,你输了!都这时间点了,你俩还打架呢?……”
    “往边儿去!”叶修拿着烟杆往旁边一晃,吓得黄少天脚底下一个步伐交错,为了躲他的烟灰差点摔着。他对这烟杆难受得紧,若是这烟灰进了眼睛,怕是得淌好几天的眼泪。叶修没理他的骂骂咧咧,心中暗沉沉地想,“那如何会是沐秋?”
    沐秋,苏沐秋。这个名字,便是叶修看过了人间的风云起伏,尝遍了世间的辛酸苦辣,叨念着,也仍然觉得疼痛不已。
    他不禁想起了,当年,他还在的岁月。彼时二人也就十六七岁的年纪,一个官宦子弟,一个江湖游侠,虽无锦衣玉食,茅屋破烂,逼仄阴寒,三个人挤着一间小屋,却有炭火融融,和乐之美。当时他也答应了,与他共赴朝堂,破天下奇案,然这念想,却深深停驻在他得罪权贵,被乱马奔腾冲撞,伤重不治时,那最后的笑颜。
    恰有当年年少,恰有意气风发,却也恰有天公善妒,有阴阳两隔,生死分离。
    叶修握了握手中的千机伞,这本是苏沐秋的遗物,他却不忍令其蒙尘。可是昨夜的那一瞟,那的确是苏沐秋的面容,不由让叶修心如乱麻。
    ……如何要在死这么多年,还要扰乱哥的心绪,你明明知道……
    叶修苦笑着摇头,不复多言。他端着茶杯喝了口茶,问才刚刚赶来的张佳乐,“乐乐,你和孙翔去探查那暖阁,可有成果?”
    张佳乐有些奇怪的看了叶修一眼,却并未说话。他暗自称奇。今儿个的叶修,怎生郁气如此浓重。他道,“暖阁,无甚别的。只是你说的窗框处,只有个脚印,却没有如何抓蹭的痕迹。”
    “奇了,难道这人当真是自个跳下去的?”叶修啧啧称奇。张佳乐摇摇头,道,“左右我也是帮你干事儿,自然要将这事儿干得完满。这边你还是就少操心吧,仔细一下,那边。”
    因着黄少天在场,二人并未将话说得如何清晰。毕竟黄少天是内卫,便是关系再好,在皇帝的命令面前也只会土崩瓦解。王杰希这事,说来非常的神秘诡异,保不准有宫中掺合一手,故这件事,对黄少天,几人都并未过多提起。黄少天也没怎么多问。
    叶修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他有些头疼,便推了院门,想往水边走走。他拎着千机伞,出了广州府衙。一路上倒是也有相熟的,与他打个招呼。他站在水边,深深的吸了口气。却眼尖的发现,远处水边上,驶来一小画舫。那画舫忽隐忽现,朦朦胧胧,借着清晨的白雾掩饰行踪。叶修好奇心顿起,看了看水面,提气轻身,踏着水便踩着轻功过去了。
    叶修三两下跳上了画舫的顶,悄悄看着下面,整艘画舫寂静无声。照理说,画舫是达官贵人们包下的,便是清晨,也绝非如此寂静。叶修沿着柱子,一层一层的往下溜,却在第二层听见了声音。叶修极快地将自个儿贴在柱子上,侧耳倾听,只听来人越走越近,交谈声也越来越近。叶修轻轻的露点眼睛看,一见来人,不由又是惊讶。
    来者却是那位内卫府副手,卢瀚文。
    是过来找黄少天的吗?叶修想。他静静的听着卢瀚文与另外一人的对话。这卢瀚文十分的年少,声线带着少年音色。只听他道,“黄少吩咐的东西,都弄好了?”
    “是。只等过段时间,他一启程离开,便立刻开始截杀。”
    “既然时间紧迫,为何黄少不在此时动手?”卢瀚文有些疑惑。
    “恐怕统领是想在接触接触吧。”
    “那不就是一个文人,值得黄少这般动心思?”卢瀚文问。
    “这……据统领的消息,他很可能会是南粤匪首。”
    “这会不会太夸张了?不过,我相信黄少的判断。我们只给他打好下手就够了。”
    “是。”
    他?叶修有些疑惑。究竟是谁?难道黄少天这几日一直在接触?难道是喻文州?
    叶修摇了摇头,说出来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他和喻文州相交了这么多年,这位友人很少出京,那他如何指挥南粤匪徒?可想着韩文清说,南粤匪首胆色过人,足智多谋,叶修又觉得心中很有些不安了。
    将这事放在了心上,叶修悄无声息的溜出了画舫。他走在水边,一边沉思着方才卢瀚文所说,一边却隐隐的感觉有人跟着自己。
    会是谁?叶修将可能的人物在脑中过了一遍,却并未觉得有谁会在此时跟踪自己。他慢慢踱步,走入了一个小巷。那种感觉越发的强烈,待小巷走到尽头时,他猛一回头——
    “是你?”叶修有些惊讶。来者裹了件黑色大斗篷,此刻将兜帽一掀,竟是御前侍卫唐昊!
    “不及说话了。”唐昊三步并作两步,将一个纸团塞进叶修的手中,“宫中出事了,有人认为我是嫌犯,追杀下手相当狠。我不得已才跑到这边来。这段日子我打算避一避,孙翔就有劳叶……前辈操心了。”话音未落,身子轻轻一腾,就隐在了水边的白雾中。
    叶修看着手中的纸团,有些发愣。他缓缓将纸团展开,见上写,“皇上遭到行刺,牢狱中王杰希陷遭暗杀。现暂安全。”
    王杰希遭了暗杀?这是怎么一回事?叶修不由有些吃惊。难道又是陷害的人干的?只是……若真是陷害者,那何必用暗杀这方式?只需个刑罚加身,自个又远在广州这偏远破落地儿,应是不知道的……那暗杀者,是谁?
    而……皇上遭到行刺,这倒不是一件稀奇的事。毕竟,叶修不敢无端揣测刺客的身份。这天底下与皇帝为敌的人可是数不胜数。这种事儿就让真正的临安府尹去头疼了。他现在着急上火的,也就是王杰希的这事儿。
    与此同时,临安天牢。
    天儿已是很晚了,天牢中却感不到时日流过。墙边的灯火突兀地闪了闪,王杰希一瞬便睁开了眼睛。
    面前有一黑衣黑面之人。看那双眼睛,是个青年。那青年刀剑出鞘,剑尖正对着王杰希。
    “找谁?”王杰希十分从容不迫地问。
    “微草堂副堂主,方士谦。”
    微草堂,这若是有江湖人等在此。怕得惊跳起来。这微草堂是几年之前一个门派,专做草药,救人亦害人。当年朝野动荡,这微草堂凭借一手草药主意,在江湖上响响当当。甚至还说。当今圣上登基也有这微草堂功劳。微草堂主至今无人知晓——更无人知晓的是,钦天监监正王杰希掌管微草堂已有多年。
    他又如何知道?
    王杰希心中咯噔一下,却没有肯定。“什么微草堂?”
    “堂主为钦天监监正王杰希的,微草堂。”
    “玩笑!”
    “此处只有我二人。望王堂主切莫装傻。”
    “……”王杰希沉默了下。“你找不到他的。”
    “他只会在你旁边。”
    “这你可错了。”王杰希不屑地笑笑。“他已经,三年没见我了。”
    “拿了你,他就来了。”
    “是吗?”王杰希低低笑了笑。抬起头说,“那你也拿不住我。”
    “……”剑客尚未反应,便见王杰希忽地一甩手,便有一捧不知是何的冰蓝冰蓝的粉末迎天而来。剑客倏地闪开,手中剑光极快地飞舞。王杰希却如鬼魅般跟上,“蹭蹭蹭”几声,袖中射出了如银色星光一般的物什。剑客躲闪不及,被钉住了衣服,钉在墙上。王杰希慢慢地走近,“微草堂尽管韬光养晦,我身为堂主,功夫并未偏废。”
    “阁下倒究是何人呢?”王杰希慢慢走近,想揭下那人面上的蒙布。却听那人突兀地道,“微草堂主果然名不虚传。看来是我大意了。”说罢,身影一闪,竟一下晃出了六个身影,六人持剑,虚实相间。这便是轻功过人了。可王杰希仿佛十分有经验般,冷哼一声,身形一闪,便伸手往其中一个影子抓去,竟是分辨出了影子的真假。那剑客一看,先是一惊,随后嘴角却浮起一个笑容。他持剑一晃,竟然晃出了七个身影。王杰希一愣,七个?这功夫如何有人能做到七个。心念电转间,来人是谁已是知道了。“你是……”但只见那七个身影同时嘿嘿一笑,趁王杰希发愣时,一下子如烟一般滚了出去。
    “剑影步么?七个,哼哼。”王杰希不以为意。他已是明白这是谁人。他重新盘腿坐在地上,心中却慢慢思量起来。
    方士谦……
    这简直是,王杰希无法逃脱的梦魇。他心中有他的微草堂,有胜负之心……却也有一个人影,便是方士谦。
    当年他还是一个少年,功夫过人,却不知如何统御微草堂。方士谦,一个正统的郎中,便一心一意帮自己巩固地位,赢得民心……只是微草堂建成四年,他却莫名消失不见……
    王杰希狠狠闭了闭眼,丢掉了脑中曾经的旖旎。当年,年少,两人就……
    只是不管如何当年柔情蜜意,终抵不过这分离的一别多年。只是,想到当年的月色与草药香,不由心神动荡。
    不过……不过是年少轻狂。王杰希紧紧攥住拳头,却止不住眼中一阵阵的酸涩。
   【tbc】

我到后面已经不知道这什么了
煽情煽得我自己都梗了
其实我觉得南粤匪首是谁大家应该猜到了吧嘿嘿嘿
其实大家【本质上】都是好人的嘿

评论

热度(17)

  1. irislake遊柒·糖糕下核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