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islake

《非正规北京旅游指南》试阅(一)

一条鳕鱼游啊游:

缘木求鱼:

《张佳乐说不要和前男友去景山看日落》BY 鳕鱼

张佳乐也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变成这样子的。他明明只是奉韩大老板的命出来接客人,为什么现在他副驾驶上做的是他前男友?
 
把时间往回退一个小时。张佳乐正傻傻地举着牌子在首都机场接他们即将合作的地方旅行社的考察代表——按理说,这活应该他们韩总和张副亲自来,但这次比较特别,对方是昆明的旅行社,也就是张佳乐的老乡,于是接待三陪的服务就落到了张佳乐身上。
被万恶的官僚主义欺压的张佳乐只好跑来机场接客,举着一张印有双方旅行社的牌子等在接机口。
然后他就等来了他前男友——孙哲平。
 
孙哲平一出来就见有个顶面熟的人,举着块傻乎乎的牌子(牌子上还写着他们旅行社的名字),神情空泛目光呆滞。
仔细一看,好么,这不是张佳乐吗!
于是孙总换上了一副吊儿郎当的自然笑容,走上前十分故意地打招呼:“哟,这不是张佳乐么?好久不见啊。”
张佳乐被吓了一跳,手一抖差点没把牌子掉下去:“我靠孙哲平?你怎么在这?”
孙哲平反问:“我为什么不能在这?”说着递上了自己的名片。
上面印着他的名字和所属单位:昆明百花旅行社。
“操。”张佳乐没忍住骂了出来。
 
孙哲平和张佳乐是大学同学。室友,还是同乡。两位K市人跨越了万水千山在帝都相遇,不得不说是缘分。他们甚至还找到了一位共同的同学。
油鸡枞和牛肝菌的美味消除了二人间不可调和的文理科的鸿沟。从他乡遇故知的缘分谱写出了一场说开始就开始,说结束就结束的爱情。
张佳乐犹记得那是个寒假前的凌晨,是的,凌晨不是清晨,他和孙哲平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决意跑景山上看日出去。如此说走就走的旅行张佳乐现在想来绝对是孙哲平才会想得出来的做法,毕竟张佳乐最烦的就是早上接客人去看升旗。
一月帝都的凌晨总让人想起那句歌词: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虽然现在没有雪,但景山上的北风也吹得张佳乐上下牙架子直打架。
“不爬了不爬了,大清早的跟你来爬什么山。”站在一棵歪脖子树下张佳乐缩着脖子抱怨着。
“你这样不行啊张佳乐同志,还不如当年吊死在这里的崇祯皇帝呢。”
“滚蛋啦,谁都像你似的壮得跟猪一样。”
“要不我背你?”
“滚蛋的二次方,我又不是小媳妇。”
“真可惜,我这个猪八戒还想背个你这样的小媳妇呢。”
 
那天看的日出到底是什么样张佳乐已经不记得了。但从那天起他们谈了四年天不知地不知自己也不是很确定的“恋爱”——内容大概包括吃饭打球开黑看电影以及上床——如果这算恋爱的话。有的时候张佳乐自己反思都觉得,他们更像一种炮友以上恋人未满的稳定关系。送过的最大礼物是游戏点卡和装备,吃过的最高级的饭是学校外面的火锅店。最高大上的一次也许是有大四过年的时候两个人骗家长要和室友一起过年,在国贸住了一晚上,看了全城的烟火。不过也就是到那次为止了,没几个月就到了毕业季。张佳乐决心留下来当个北漂,而孙哲平决意回k市创业。
“为什么非要回k市?留下来机会不是更多?”张佳乐当年就很不解。
“老爷子在那边有点基业,关系多点。”
“好吧。那行吧。安顿好了常联系。”
“好,常联系——对了,你毕业打算干什么?”
“没想好。前两天招聘会看见有家旅行社不错。就是不知道他们愿不愿意收历史系。你呢?”
“没想好。不如回老家开民宿吧——诶,你到时候有客人记得介绍给我啊。”
 
最开始每天还都在微信上聊天,后来张佳乐开始带团,白天根本抽不出时间聊天,晚上回了出租屋累得跟狗一样,只想睡觉。
毕竟在湍急的人生里,爱情算个屁啊。
也算是和平分手吧。
 
回忆杀到此结束,在现在的时间线上,真的干旅游的张佳乐正在给并没有当上民宿老板孙哲平当司机——这下倒是不用怕交警在机场查非法运营了,只要说是接(前男)朋友就行。
“咳咳,孙总这两天什么安排?”张佳乐决定好好扮演司机兼陪同兼导游的角色,努力工作,争取从孙哲平老板这里宰一笔小费。
孙哲平眼睛一转,说:“你们霸图不行啊,我来跟你们谈生意,连行程都没安排好么?不够诚意啊?”
张佳乐听了这话觉得他多年没长出来的智齿都开始往外冒了,扯出一个非常皮笑肉不笑的商业化虎式微笑道:“让孙总见笑了,我们社一般以客人的自由规划为主。当然,我们也提供一些标准化行程。您看您是想升旗天安门故宫天坛颐和园一日游呢,还是想要升旗天安门故宫天坛颐和园加长城两日游呢?要不趁着现在还赶得及,带您去看看降旗?”
孙哲平斜了他一眼,想了想,笑着说:“老看国旗多没意思啊。早些年在学校天天看。反正都是太阳起起落落,不如去景山看看皇城日出。”
说完他还故意歪着脑袋看向张佳乐。
张佳乐恨不得把他从高速公路上扔出去,但“顾客就是上帝”这条规则是服务业的金玉良言,于是他只好继续扯着他的虎式微笑说道:“呵呵,夏天日出在景山开门前好久。”
“哦,那好吧。”孙哲平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道:“那我有点遗憾你看怎么办?要不——”说着他侧着身向驾驶座这边倾了过来,“这位同志,您补偿我一下?”
话说到这份上,挑逗的意味就太明显了。张佳乐心说这孙子看着浓眉大眼挺老实一人,耍起流氓来竟如此不要脸!遂一脚刹车停在了应急车道上,转过头正视着孙哲平:“这位客人,我们是正规合法旅游公司,不提供特殊服务。”

TBC.
 

评论

热度(72)

  1. irislake一条鳕鱼游啊游 转载了此文字